宋文洲谈别被稻盛和夫忽悠了

2016/7/19 20:36:01 人评论 次浏览 分类:文化长廊  文章地址:http://yunrun.com.cn/community/969.html

宋文洲认为稻盛和夫的成功完全来自他的天赋、细致加上运气,而绝对不是他的理论。他的那些听起来崇高的理念,读起来有理的管理方法,对那些还没有在实践中摸爬滚打的人来说,确实头头是道,但也仅此而已。
 
国内某著名商学院院长打来电话,让我帮他请稻盛和夫来讲学。“稻盛来了,我这里的名声就有了,真是拜托了。”院长的态度诚恳。
 
我尽管没有拒绝,但心里难免纳闷。国人还是保留着文革时代的思考习惯啊,没榜样就是玩不转。放着那么多优秀的中国企业家不请教,偏要去找即使在日本都没人能效法的稻盛先生。
稻盛和夫-日本京瓷CEO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日本京瓷创始人稻盛和夫
稻盛的“理念”只有他自己能实现
我认识稻盛和夫先生快有十年了,尽管我很尊敬他,但我从没想过要去研究他的什么经营理论。他的成功完全来自他的天赋、细致加上运气,而绝对不是他的理论。他的那些听起来崇高的理念,读起来有理的管理方法,对那些还没有在实践中摸爬滚打的人来说,确实头头是道,但也仅此而已。
 
稻盛的理论是不是管用,可以用一个最简单的方法来验证,那就是京瓷本身的运营情况。稻盛现在还是京瓷的第一把手,每次董事会都由他来主持。尽管京瓷很久前就有了所谓CEO,但稻盛却是真正的、永远的CEO。他当着所有人的面,就像招呼小孩似地招呼年迈的京瓷现任CEO,因为稻盛是有传奇色彩的创始人,而且已年过八旬。
 
京瓷仍然是不错的企业,但随着日本经济的衰退,它早已失去了当年的风光,人们不知道现在的CEO是谁,只知道那是稻盛创办的企业。
 
如果稻盛的经营理念是实用的,如果稻盛的管理是可学的,那么他亲自培养出来的干部应该做得更好,可以不依靠稻盛而找到新的矿脉,让京瓷成为世界级企业。
 
实际情况恰恰相反,稻盛离不开京瓷,京瓷的干部也离不开稻盛。京瓷没有新的成长亮点,更也没有令人羡慕的业绩,它尽管没有破落,却在默默地淡出世界舞台。
 
有人可能会说,“你在污蔑稻盛,稻盛不是最近还救活了破产了日本航空吗?”是的,这是事实,而这正是我要向读者们转达的,稻盛是一个有能力的企业家,甚至是一个天才企业家,正是因为这样,他的那些理念和理论,根本不是他取得这些成绩的原因。
 
稻盛重振日本航空的“秘密”
在接手重建日本航空之前,稻盛在重组另一家叫做Willcom的通讯企业,因为京瓷是这家企业的大股东,稻盛为了不让京瓷的投资泡汤,就亲自出任Willcom的法人代表,誓言救活这家企业。但是,他失败了。为了找到最后的出路,他不得不邀请他的“敌人”孙正义来入股,让京瓷趁机套走原来的投资,让自己也来个金蝉脱壳。
 
因为Willcom并不是一家著名企业,加上稻盛通过媒体低调处理,这段不明不白的灰色政绩,连日本人都很少知道。但是,企业家们却都知道这件事儿,很多人都在笑话那么大年纪还那么在乎名声。在放弃重建自己的公司之后,立即接手重建日本航空,这完全是是一个笑话。
 
但是,事实证明选择稻盛来重建日本航空是对的,因为他的盛名让养尊处优的日本航空职员们心服口服,避免了不必要的争吵,无意之间提高了重建效率。更重要的是,因为是稻盛而不是别人,政府和银行就同意了日本航空开出来的条件,而且也容易让纳税人接受这是必要的开支。
 
每一分钱怎样花,每一个服务怎样做,这是他能够救活日本航空的基本。 
 
为什么沃伦-巴菲特的书充斥全世界的书店,但世界上只有一个巴菲特呢?为什么和巴菲特吃顿饭都要百万美金,亲耳聆听了他的人却不能成为半个巴菲特呢?我这里有一个再简单不过的答案了:因为他们不是巴菲特。
 
好在巴菲特知道这一点,所以他不写书,更不预测市场,只告诉人一个连小孩子都知道的原理:“在低价买进有价值的股票。”想想吧,如今套牢的人,不是都在左手拿着巴菲特的书,右手敲着键盘,心里想着 “价值投资”,但事实是今天仍被紧紧套住了的吗?   
 
像尊敬巴菲特一样,我也尊敬稻盛。但我尊敬他们不是因为他们伟大,而是尊敬他们作为一个凡人,从年少创业哪一天起,就孜孜不倦,用自己的身体去感受市场,活到老努力到老,从不放过对细节的执着。这就是他们的“秘密”,而能够运用这个“秘密”的只有他们自己。

中国需要乔布斯,中国更需要稻盛和夫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中国需要乔布斯 中国正需要稻盛和夫 
稻盛为什么要著书立传
既然稻盛的书并不能帮助大家,那么稻盛为什么要频频出书呢?我和他的一次交流可以探试出他的心理。
 
5年前,我到京都去参加稻盛主持的一个私人晚餐,除了我之外,其他人都是京都本地的企业家。因为我最年轻,加上又是唯一的外国人,稻盛就让我坐在旁边,问些我对经济和经营的看法。我记得他最在意的问题是我如何看待孙正义。
 
我早就听说过稻盛的好胜心理,知道他是在嫉妒孙正义,大约从2000年左右起,人们就开崇拜孙正义,认为他是网络社会的新星。本来在那之前,除了松下电器、索尼和本田的创始人之外,“经营之神”中的新星一直是京瓷的稻盛。
 
为了满足稻盛的需求,我鸡蛋里挑骨头地找了些孙正义的缺点,曲意逢迎说“孙正义没有经营理念,不是实业家,和您老不是一个数量级的”。稻盛高兴地夸我年纪轻轻,看问题深刻,让我以后经常来和他谈谈。
 
我们考察一下就会发现,有的企业家著述,有的企业家立说,有的企业家出自传,但更多的企业家却从来没有张扬自己的理论。
 
更重要的是,当著书立说的企业家离开公司后,他的理念和理论就开始不管用,甚至救不了自己的企业。看看松下电器的庞大的赤字吧,连受到松下直接指导,天天能看到松下留下的内部文件的继承人,都能把公司搞成这个样子,你不觉得滑稽吗?
 
企业家著书立说只有两个目的,一个是为公司做免费宣传、扩大影响,二是一个是为满足自己对名誉的偏好。那里面真话不多,几乎都是给自己抹油,增加神话色彩,扩大个人和企业影响。
 
在企业家自己的著述里,他往往不会写生意场上的麦城,即使写也会写得如何从失败中走向辉煌。他不会写和职员的纠结,不会写对不起朋友以及顾客的事情,更不许写出自己的赤裸裸的私欲。而私欲才是驱使一个企业家的最大动力,起码在初始阶段一定是这样的。
宋文洲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日本上市企业Softbrain公司创始人宋文洲
本文作者宋文洲介绍
宋文洲,1963年出生的山东威海人。日本软脑集团创始人。1985年作为国费留学生赴日留学,28岁创建软脑株式会社,2000年实现公司在东证东京创业板的上市,开创来日外国人创办企业在日上市的先例。

相关仪表推荐

共有访客发表了评论 网友评论

  客户姓名:
邮箱或QQ:
验证码: 看不清楚?
  1. 宋先生您好!
    您说您从来没研究过稻盛的理论。对自己从未研究过的东西发表评论,这就不够慎重,也可以说是缺乏责任心。当然,这是您的自由。但是我还是建议您读一本稻盛的书,只读一本就行。或《活法》或“干法”(《生き方》《働き方》)。然后再发表您的高见不迟。这书甚至对您自身的成长,或许也会有益的。

    还有,您把您的企业做得再大一点,哪怕做到了稻盛的十分之一,到时再来质疑和批判稻盛和稻盛思想,我想也为时不晚吧。

    另外,孙正义当了五年“盛和塾”的塾生,前年他曾说“没有稻盛先生的教导,没有稻盛敬天爱人的思想和阿米巴经营,就没有我孙正义的今天”。在去年东京电视台的“寒武宫”第300期节目里,孙正义对稻盛也大加赞赏。他俩既是师生关系,又有竞争和合作的关系。他们时而会会面喝酒。稻盛有时或许会批评或赞赏孙正义,这些都很正常。您用所谓“曲意逢迎”、也就是用不太光明正大的方法,去套出稻盛对孙正义的看法,并主观臆测稻盛在“嫉妒孙正义”。你文章的字里行间有点得意洋洋。恕我直言,用中国的谚语,这叫“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”。

    季羡林先生评价稻盛和夫是企业家兼哲学家第一人。但不管稻盛和他的思想哲学有多么了不起,并不能保证一代代京瓷、KDDI,包括今后日航的继承人,都像稻盛一样睿智。正如松下幸之助创建了巨大的松下帝国,而且他也有深厚的哲学素养,却不能保证松下集团永远繁盛,今天松下集团的颓势也非偶然。

    在京瓷、KDDI,如果稻盛哲学稀薄化、形骸化了,它们也可能衰败,这并不足奇。跟任何事物一样,企业也有寿命。

    但京瓷53年来从未亐损,而且规模这么大了,利润率基本上保持在10%以上。特别是近年来日本许多大企业都不景气,虽然稻盛对京瓷的现状也不满意,但京瓷的股价仍然上升,这就很不简单了。

    对稻盛的理论和实践并未认真研究,而且根本不打算学习研究,就急于发表《别被稻盛和夫忽悠了》这样的奇文的人,不仅在忽悠读者,很可悲,他其实还忽悠了自己。说得客气点,这叫缺乏自知之明和知人之明,说得尖刻一点,或许其本人没有意识到,这乃是“自欺欺人”。

    在中国在日本,都有以挑剔名人借以抄作自己、博得自己出名的人。这是一种社会现象。但我想您不应该是这样的人。

    匿名用户
     2017/3/14 18:56:07